文章

《徐阶传》——看大明首辅为政之道

2020年05月11日  

《徐阶传》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沈敖大 著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内容简介

《徐阶传》是以明朝首辅徐阶为主要角色,以波谲云诡的明朝嘉靖、隆庆时期政治格局为背景,而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历史小说。全书一共有三十五个回目,二十七万字左右。此书从徐阶的孩童时代讲起,直至徐阶致仕还乡,在长兴县营造生圹,涵盖了这位甘草阁老八十年全部的人生。

作者简介

沈敖大,上海市作协会员,副研究员。1941年生于上海,1965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本科,先后供职于华东政法学院、立信会计出版社。出版著作有《赤壁鏖战》(上海古籍版),《风语集》(上海文艺版),《古今杂谈》(学林版),《华夏风范》,《浮生感悟》(复旦版)等。

精彩书摘

第二十回 张居正侃侃而谈应对策 徐尚书绝处逢生缓兵计 

不说徐阶在吏部兢兢业业,且看朝廷权力中心风云变幻。自从严嵩父子跪求宽赦之后,夏言对严嵩稍稍放松了戒备。夏言想,此次帮了严嵩大忙,严嵩感激涕零,总不至于再与自己为敌了吧?他哪里知道,严嵩屡次违心下跪,深感耻辱,对夏言更加恨入骨髓了。严嵩觉得,这么大的把柄握在夏言手里,夏言随时随地可以拿他们父子俩是问,所以表面上“阁老”“老乡”叫得亲昵,暗地里窥伺时机,欲将夏言置于死地。郭勋死后,夏言复职,但嘉靖对夏言的信任已大不如前了。这一点,被严嵩察觉到了,他准备瞅准机会出手了。

夏言复职以后,大大咧咧的行事风格依然故我,这叫作生成的脾气,打杀不改。内阁和翰林院的大臣要经常在嘉靖居住的西苑值日。一天,嘉靖下令,大臣入值西苑一律骑马。唯独夏言,依旧乘轿。嘉靖又向近臣赐道士冠服——一种道士专用的香叶冠、束发巾以及皮帛制作的鞋子。近臣们都穿戴整齐,活脱脱一个个道士,偏偏夏言不肯穿戴。而那严嵩呢?不但恭敬服从,还在香叶冠上蒙上一条纱巾,搞得不伦不类。一次,嘉靖召见众入值大臣,见夏言不戴香叶冠,一肚子的气,便问:“夏爱卿的香叶冠何在?”夏言说:“回陛下,那香叶冠非臣子所戴,所以放置家中。”又见严嵩戴得怪怪的,就问:“严爱卿头上戴的是什么?”严嵩赶紧伏地说:“是圣上颁赐的香叶冠。”边说边扯下纱巾,“圣上赐香叶冠是臣下的殊荣,愚臣生怕弄脏,辜负了圣上的美意,所以才蒙上纱巾以挡灰尘。”

没隔几日,嘉靖又召见夏言,再次问起太子移居之事。正德的母亲、嘉靖的生母去世以后,慈庆、慈宁两个宫殿就一直空着。当初郭勋曾提出改造其中一宫让太子移居,嘉靖不同意,但没表态。嘉靖问夏言是何主张,夏言说:“不可。”所以两宫仍然空着,嘉靖也很高兴。这次嘉靖突然又问:“太子住哪里好?”夏言猝不及防,想到如果为太子再造一宫,又费工又费钱,就回道:“不如改造其中一宫,以居太子。”嘉靖脸色顿变,心想:“当初你反对,是为与郭勋唱对台戏,郭勋死了,你就同意了?”便怀疑郭勋遭弹劾是夏言捣鬼。

回到府中,夏言忽然想起,自己先前曾反对改造宫殿,以居太子,现在怎么又改口了呢?他眼前浮现出嘉靖那张铁青的脸,不免紧张起来,便召来严嵩,推心置腹地对严嵩讲述了嘉靖的态度,请严嵩帮着出个主意,挽回局面。严嵩表面上也为夏言着急,便说:“卑职一时也想不出什么高招,但为些许小事,万岁也不致动怒。阁老今后谨慎些就是了。”严嵩转身就去拜访了道士陶仲文。

这陶仲文,是嘉靖最宠的真人,往日严嵩凡是见到陶真人,总是拉着手嘘寒问暖,非常尊敬;而夏言呢,看到陶仲文就憎厌,态度冷冷的。陶仲文对夏言也是满肚子的怨气,他和严嵩一拍即合,准备倒夏。陶仲文日日与嘉靖在西苑斋醮,对嘉靖的性格已非常了解,就叫严嵩附耳过来,如此这般授了一条计策。

过了一天,嘉靖召见严嵩。严嵩俯伏在地,泪如雨下,放声大 哭。嘉靖问:“严爱卿为何大放悲声?”严嵩就边哭边诉说夏言的骄 横,自己如何受欺压,说到伤心处,泪湿衣襟,捶胸顿足。

听完严嵩的泣诉,冷酷的嘉靖产生了一丝怜悯,六十多岁的老 头泪如雨下,实在太惨了。打狗也看主人面,二品的礼部尚书,好歹也是朝廷的官员,竟被夏言欺压得如此不堪。嘉靖怒了,大胆夏言,依仗朕的宠幸,竟如此跋扈。嘉靖眼前又浮现出命他骑马偏坐轿,赐他香叶冠拒不戴的情景。恼怒之下,嘉靖即刻传旨,将夏言革职。这是嘉靖二十一年 (1542) 七月的事。八月,嘉靖传旨命严嵩以少保、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的身份入阁。

夏言革职,内阁次辅翟銮扶正。严嵩入阁,当的就是次辅。人说三国时的刘备,他那蜀汉皇帝的龙椅是哭出来的,此话未必尽 然,但严嵩内阁次辅的椅子,倒真是用眼泪换来的。

进了内阁,坐在太师椅上,严嵩终于松了一口气。当他走进翟銮的公事房,看到翟銮安坐在夏言的那把太师椅上时,心里不是滋味。撬走夏言,严嵩花了多少心机,淌了多少眼泪,仅得个次辅, 翟銮寸功全无,倒坐享其成,严嵩觉得自己这亏吃大了。夏言的这把椅子的真正主人,应该是他严嵩!

来源:浙江文艺出版社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