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渡不过,是危机——渡过了,就是机会!

2018年08月06日  

《危机的逻辑》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作者:王松,张劲帆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内容简介

本书全面而深入地展现了曾经和正在发生的各种金融骗局和投资陷阱。如次贷危机的幕后真相、斯坦福国际银行诈骗案、美国梅道夫案,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连环骗、比特币投资隐患、互联网金融诈骗、中国股市中的秘密等,涉及银行、证券、慈善、收藏品投资、房产投资、股市、公司并购等多个领域。在生动而真实的揭秘之后,作者还用大量笔墨分析了每个骗局背后的金融原理和经济常识,以及相应的识别应对之法,为我们提供了相应的防范指南。

作者简介

王松,美国圣泽维尔大学金融教授,金融市场及衍生品研究中心主任,全美第一家金融诈骗及反腐研究中心研究员,注册诈骗检验师协会ACFE成员。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圣路易斯分行教授会议成员,媒体报道见于《芝加哥论坛报》。其研究课题包括股票卖空、企业上市、市场稳定和公司合并等。 

张劲帆,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清华大学电子工程学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及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副教授,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稳定与创新中心主任,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长江商学院助理教授。研究方向主要包括金融资产定价、金融市场稳定、中国经济等。曾获美国西部金融年会最佳论文奖,研究成果被《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财新周刊》等引用。

精彩书摘

2008年9月15日,世界五大投资银行之一的雷曼兄弟宣布破产,标志着震撼世界的美国次贷危机正式开场。很快,美林证券将自己出售给了美国银行以避免类似的覆灭命运,而之前几个月贝尔斯登刚刚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勉强将自己贱卖给了摩根大通银行。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曾经不可一世的美国五大著名投资银行就死伤过半,连最负盛名的高盛和摩根斯坦利也只是在美国政府的羽翼保护下才勉强涉险过关。甚至连美国保险业巨头,百年老店AIG(美国国际集团)都因为豪赌次贷相关金融产品,最终被美国政府接管。 

这场发源于美国的巨大金融危机最终席卷全球,引发全球股市房市暴跌,超过2万亿美元的金融财富灰飞烟灭,全球经济陷入一片萧条。希腊、爱尔兰和冰岛这些曾经富裕的欧洲国家甚至出现了国家破产的情况!美国的失业率一度从危机前的5%倍增到超过10%;西班牙的失业率更是高达25%,每4个劳动力中就有1个失业。中国自然也不能幸免,据估计有超过1000万农民工由于工厂停工被迫返乡。在全球范围内,有超过3000万人失去工作,5000万人重返贫困线以下。为了拯救经济,救助危机重重的金融机构,美国政府大举借债,使得美国国债占GDP的比重由危机前的65%迅速扩大到100%左右。中国政府也没闲着,一方面直接祭出了4万亿财政刺激,另一方面通过银行体系释放高达10万亿贷款来避免经济硬着陆。此次金融危机的烈度和各国政府的反应,均堪称百年一遇。 

与那些失去财产,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普通大众相比,最让人寒心的是危机的制造者们几乎个个盆满钵满毫发无伤:雷曼兄弟的五位高管在金融危机前八年时间里赚取了超过10亿美元的总收入!Countrywide银行因为疯狂发放问题贷款最终倒闭,但其首席执行官莫兹罗(Angelo Mozilo)在危机发生前的年薪竟高达4700万美元,此外他还在危机前一年通过出售股票赚取了1.4亿美元!美林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史丹利?奥尼尔(StanleyO'Neal)在2007因为把公司带入绝境而遭到解职后,竟然获得1.5亿美元的离职补偿! 

不得不说,整个金融系统的贪婪和由此衍生的系统性欺诈正是导致次贷危机的根本原因之一。 

量化金融产品经济学 

要理解次贷危机,必须首先理解什么是量化金融产品(金融衍生品)。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大量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转行进入了金融业。从过去设计制造原子弹,到现在设计交易各种复杂量化金融产品——用股神巴菲特的话说,就是生产制造金融业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很多金融衍生品本质上就是一个个赌局,这些赌局可以是关于某支股票未来的价格,整个股票市场的指数,黄金、石油等商品的未来价格,甚至可以是未来的天气情况等等。由于为各类投机活动提供了便利条件,因此金融衍生产品的规模和种类增长十分迅速。 

量化金融产品既可以作为投机工具纯粹用来赌博,也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保险工具。这一特性造就了它天使和魔鬼的双重特性。一方面,有些量化金融产品的特性确实有利于实体经济的生产、经营和投资活动;另一方面,其赌博特性又使得它可能加剧金融体系的动荡。由于利益集团的长期活动,再加上量化金融产品自身具有的复杂性,导致监管机构在金融衍生品的监管方面存在巨大的盲区和漏洞。事实上,美国商品期货监管委员会曾经试图出台措施监管日益庞大的衍生品市场,但却最终被利益集团所阻挠。参议员菲尔?格兰姆(PhilGramm)甚至引入立法,彻底排除了这些衍生产品被监管的可能性。毫不奇怪,他从参议院退休后便成为了著名投资银行UBS(瑞士联合银行集团)的副总裁,而他的太太则长期担任安然公司董事,该公司以金融衍生品交易和财务造假臭名昭著。美国前财长萨默斯也是反对监管的重要推手,他在退休后从华尔街一家大量交易金融衍生品的对冲基金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收入。更不要说两位实权派财政部长鲁宾和保尔森。他们在担任财政部长之前都是华尔街顶级投资银行高盛集团的董事长。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更是历史上最受华尔街热爱的联储主席,旗帜鲜明地支持减少对金融系统的监管。

来源: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发表评论前,请先